上海刑事律師logo

上海刑事律師網
上海程若朋律師:183-2114-7701

律師形象照

上海刑事律師

聯系律師

    上海程若朋律師

    手機:183-2114-7701
    微信:手機號即微信號
    地址:上海市靜安區中興路1500號新理想大廈9層

危險駕駛罪(醉駕案件)

時間:2017-10-23 16:56:03

  2011年2月25日《刑法修正案(八)》被表決通過,首次將醉酒駕車這種嚴重危害道路交通安全的行為規定為犯罪,此后危險駕駛罪這類案件闖入了人們的視野。其中,“高曉松的危險駕駛罪案件”在《刑法修正案(八)》實施不久后發生,加之本身藝人的身份,曾引起了社會巨大的關注。

 把危險駕駛行為寫入刑法,就是要由結果犯罪提前到行為本身犯罪,提高對這種行為處罰的力度,更好的震懾和防范可能酒后駕駛的人。
 大數據時代的今天,我們用數據來說話。到無訟案例網,輸入關鍵詞“危險駕駛罪”,案件類型選擇“刑案”,顯示案例數量為501893件。
(搜索日期為:2017年7月12日)
僅僅7年多的時間就有如此巨大的案件量是難以置信的!但由于刑期很低,認定入刑的關鍵證據單一,在很多法律人心目中,危險駕駛罪案件沒有什么辯護價值。很多當事人也覺得沒有必要委托律師,律師和法官都是走過場的。因此危險駕駛罪又有了另外一個名號“零辯護空間罪”。
   但對于我們專業的刑辯律師,沒有一個案件在我們眼中是所謂的“簡單案件”、“零辯護空間罪”。在“零辯護空間案件”中能打出一片天地,才是我們每個刑辯律師的至高追求!
筆者現將危險駕駛(醉駕)案件中主要辯護焦點整理如下,供法律同仁處理此類案件時進行參考。
     從法條本身說辯護點
“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 【危險駕駛罪】在道路上駕駛機動車,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拘役,并處罰金:
  (一)追逐競駛,情節惡劣的;
  (二)醉酒駕駛機動車的;
  (三)從事校車業務或者旅客運輸,嚴重超過額定乘員載客,或者嚴重超過規定時速行駛的;
  (四)違反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規定運輸危險化學品,危及公共安全的。
  機動車所有人、管理人對前款第三項、第四項行為負有直接責任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根據法條本身就有以下四個方面可以來探討:
(1)   道路的認定
刑事辯護實務實踐中,對“道路”一詞的內含與外延的理解存在不同理解。主要有以下兩個問題:
1.如何理解《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中“雖在單位管轄范圍但允許社會機動車通行的地方”。
2.村道是否屬于道路?
  對于問題1:經研究,判斷這些地方是否屬于道路,關鍵在于其是否符合道路的公共性特征。無論管理方式是收費還是免費、機動車進出是否需要登記,只要允許不特定的社會機動車自由通行,就屬于道路;如果僅允許與管轄單位及其人員有業務往來、親友關系等特定事由的來訪者的機動車通行的,則不屬于允許社會機動車通行的地方,不能認定為道路。
對于問題2:村道雖然不屬于公路和城市道路,但其是修建在建制村之間以及建制村與鄉鎮之間承擔公共交通運輸功能的路段,現實生活中是農村重要的公益性基礎設施,其性質屬于《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的廣場、公共停車場之外的其他“用于公眾通行的場所”。因此,在村道上醉酒駕駛機動車或者追逐競駛情節惡劣的,構成危險駕駛罪。
(2)   機動車認定中關于“超標車”的認定爭議
除卻對于傳統意義上的機動車認定外,現在如今認定認定“機動車”最突出的問題是,對有動力裝置驅動且設計最高時速、空車質量、外形尺寸接近或等同于機動車的電動自行車等交通工具(以下簡稱超標車),是否屬于機動車存在爭議。
經研究,相關法規并未明確規定超標車屬于機動車,有關部門也未將超標車作為機動車進行管理,在此情況下,公眾普遍認為超標車不屬于機動車,醉酒駕駛超標車的行為人不具有危險駕駛機動車的違法性認識。因此,盡管醉酒駕駛超標車存在較大安全隱患,但在相關法規未明確規定超標車屬于機動車的情況下,不宜對醉酒駕駛超標車的行為以危險駕駛罪定罪處罰。(但有地方關于醉駕的會議紀要將此行為入罪)
(3)駕駛行為的認定
非在駕駛行為發生過程中,抽取當事人血液發現其數值達到立案標準的能否夠罪?轉換辯護思路,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結果。
  舉個案例:(2014)忻中刑終字第134號,判決書中也做了無罪認定。雖然有口供證明被告人張某醉駕其自己也承認自己酒后駕駛行為,但在被抓獲時,其坐在副駕駛。二審法官認為基于現有證據只能證明張某是乘車人,不能證明其有駕駛行為。
  綜上,只有相關證據組成證據鏈證明被告人存在危險駕駛行為,才能構成危險駕駛罪。
(4)“醉酒”的認定標準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醉酒駕駛機動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法發〔2013〕15號)》(以下稱為《意見》)第一條第一款規定,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血液酒精含量達到80毫克/100毫升的,屬于醉酒駕駛機動車。
  在《車輛駕駛人員血液、呼氣酒精含量閾值與檢驗》(GB19522-2010,以下簡稱《國標》)中規定了四種:呼氣酒精含量檢驗、血液酒精含量檢驗、唾液酒精檢測、人體平衡試驗。相較而言,血液酒精含量檢驗被證明是四種檢測方法中最精準的方法。
《公安機關辦理醉駕案件意見》規定,交通民警在檢查中發現機動車駕駛人有酒后駕駛機動車嫌疑的應當立即進行呼氣酒精測試,對涉嫌醉酒駕駛機動車的應當立即提取血樣,送交縣級以上公安機關檢驗鑒定機構或者其他具備資格的檢驗鑒定機構檢驗。
《意見》第六條第一款規定,血液酒精含量檢驗鑒定意見是認定犯罪嫌疑人是否醉酒的依據。同時規定,犯罪嫌疑人在抽取血樣前脫逃的可以作為例外,以呼氣酒精含量檢驗結果作為認定其醉酒的依據。
  所以對于認定醉酒的證據是血液酒精含量檢驗為主,特例情況下輔以呼氣酒精含量檢驗。在常態下僅以呼氣酒精含量檢測數值定罪量刑的是不行的。
三、關于取證程序的辯護點
強調實體正義的同時,我們同樣強調程序正義!
  在刑事訴訟過程中,要認定行為人在駕駛機動車時處于“醉酒”狀態,則必須借助《血液酒精含量檢驗鑒定意見》等鑒定意見予以證明。
   筆者歸納四類主要方面的問題:
(1)  取血液過程的酒精(醇類)消毒液問題
根據《國標》要求:對需要檢驗血液中酒精含量的,應及時抽取血樣。抽取血樣應由專業人員按要求進行,不應采用醇類藥品對皮膚進行消毒。
故在審查起訴期間,一旦從《血樣提取登記表》上或者在抽血過程同步錄音錄像中發現,醫務人員使用了酒精(醇類)消毒液,檢察機關有作出存疑不起訴決定的案例。(參考案例:(2015)并刑綜字的492號刑事裁定書)
(2)   見證人
2006年公安部《公安機關辦理行政案件程序規定》第六十四八條(該規定在2013年修訂后仍保留原條款):檢查情況應當制作檢查筆錄。檢查筆錄由檢查人員、被檢查人或者見證人簽名。
同時,2013年《刑事訴訟法》修訂后,由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六十七條中明確要求:“由于客觀原因無法由符合條件的人員擔任見證人的,應當在筆錄材料中注明情況,并對相關活動進行錄像。
綜上考慮,目前基層民警執法記錄儀的配備(或者手機錄像)已較為普遍,且抽血地點多為醫療機構等不難尋找見證人的場所。故從提高辦案質量,保障嫌疑人權益的角度出發,要求公安機關對抽血過程邀請符合條件的見證人在場或者進行同步錄音錄像,具有現實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而在既無符合條件見證人在場,有無同步錄像條件下進行抽取血樣,因偵查過程過于封閉,一旦犯罪嫌疑人提出異議(如提出使用了酒精消毒,抽取血樣后未使用抗凝管保存等),在無法做出合理解釋情況下,將會影響血樣提取的合法性和真實性。
(3)   試管
  血液采取之后必然存在存放與管理問題。目前醫學上對血液保存最常見的容器為抗凝管和促凝管。一般在醉酒型危險駕駛案件中,民警會統一配備抗凝管兩管。
如果在取血液過程中用了促凝管了呢?根據《國標》規定“抽出血樣中應添加抗凝劑,防止血液凝固”那么這就導致了乙醇含量鑒定結果喪失真實性、客觀性,最終導致難以認定嫌疑人是否達到醉酒狀態。(參考案例:渝永檢刑不訴(2016)41號不起訴決定書)
(4)鑒定意見
  血液取過后會送到專門的鑒定機構出局鑒定意見,那么鑒定意見就一定是完全可不要質疑的嗎?
常見三個標準為:
①GA/T105-1995;②GA/T842-2009;③SF/ZJD0107001-2010
前兩個標準由公安部發布,后一個由司法部發布。而根據《國標》規定血樣鑒定應當采用GA/T105或GA/T842,而公安部又在2013年5月6日以“技術方法不可用”為由明確廢止了GA/T105,故目前可以使用的鑒定標準僅為GA/T842-2009,如果鑒定意見適用了第一個或第三個標準均會因“鑒定程序違反規定”導致鑒定意見不會被人民法院采信。(參考案例:(2015)秀刑初字第22號判決書)
四、情節上的辯護點
《刑法》第十三條“但書”的規定是針對刑法分則的所有罪名,不能因醉駕入刑沒有設定情節限制,就突破刑法總則第十三條的規定。
1、排除法定從重情節:我們在辯護危險駕駛罪的“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與“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時,要排除具有從重處罰的情節。
(附:《意見》:“二、醉酒駕駛機動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第一款的規定,從重處罰:
  (一)造成交通事故且負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責任,或者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尚未構成其他犯罪的;
  (二)血液酒精含量達到200毫克/100毫升以上的;
  (三)在高速公路、城市快速路上駕駛的;
  (四)駕駛載有乘客的營運機動車的;
  (五)有嚴重超員、超載或者超速駕駛,無駕駛資格駕駛機動車,使用偽造或者變造的機動車牌證等嚴重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行為的;
  (六)逃避公安機關依法檢查,或者拒絕、阻礙公安機關依法檢查尚未構成其他犯罪的;
  (七)曾因酒后駕駛機動車受過行政處罰或者刑事追究的;
(八)其他可以從重處罰的情形。”)
betway体育官网